18980

英亚体育最好的滚球平台

服务热线:400-858-9000
专业的企业服务平台
国行PS5预售秒罄,封印解除的主机游戏市场会有多少商机?
锌刻度 流 星
06/01
卷不动了的移动游戏厂商,会投身主机游戏赛道吗?
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锌刻度”(ID:znkedu),作者:流 星,编辑:温知周,投融界经授权发布。

众所周知,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国内游戏市场因为种种原因,并没有主机游戏的一席之地。玩着海外游戏机,靠一个个小社区联系在一起的主机玩家,也一直是国内游戏厂商眼中的“透明人”。

然而,这种情况目前正在迎来微妙的变化。

在今年年初,任天堂公布了国行Switch出货量突破百万的消息,将国行游戏主机再次放置在了市场的聚光灯下,让国内主机玩家心里五味杂陈。随后,不愿仍由任天堂夺走中国最大游戏机销售商位置的索尼,在2月份时,也通过索尼PlayStation中国官微宣布了国行PS5将于2021年第二季度上市,令国内游戏媒体一片沸腾。

虽然已经有了国行NS的表现作为参考,国内许多主机游戏玩家依旧不看好国行PS5,然而,4月29日,国行PS5在开启预售5分钟后即告售罄,5月25日,国行PS5开启第二波预售,备货420余台的游戏机不到1秒即被抢光——越来越多的玩家主动掌掴了自己的脸,转身跳进了“真香”的队列里。

更低的价格、更便利的售后服务、以及未来更多的中文主机游戏……凭借自身优势,国行游戏无疑正在渐渐走出恶评的泥潭,走向国内庞大的消费群体。可以预见到,随着国行游戏主机的市场规模不断扩大,国内游戏市场的生态将被再次打破,而全新的可能性,也出现在疲于移动游戏内卷的国内厂商面前。

从NS到PS5,国行主机风评逆转

直到今年5月中旬,27岁的仙贝都一直坚持“买国行机器都是勇士,绝对会后悔”的想法。然而,在看到国行PS5公布定价,身边的朋友争先恐后地参与到与黄牛党的鏖战之中,仙贝第一次感觉有些动摇。

“很多人嘴上说着国行勇士,买国行的都是外行,然而国行机器一上线之后,这帮人抢得比谁都凶。”仙贝叹道。

对此感到不解的仙贝找到自己游戏群里一位此前坚定表示不会购买国行PS5,但最终却选择“叛变”的网友,问他为什么改变了主意。后者则向他表示,国行PS5的定价比日版、港版游戏机更便宜,如果只玩实体盘的话游玩体验与其他区服游戏机是一致的,并且国行机器还能享受其他区服游戏机所不能享受的官方保修服务,对玩家而言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至于这位“叛变”网友的话究竟有多少真情实意,我们不妨逐条来看。

首先是价格。目前几大电商平台PS5价格还不是很稳定,日版光驱版的价格在5100元~5600元的区间内,港版光驱版的价格在5200元~5800元的区间内,而国行光驱版的价格大概在3900元~4500元的区间内,如此看来,“国行比日版、港版更便宜”所言不虚,考虑到玩家群体中不乏尚无稳定收入来源的学生群体,国行直降1000多元的优惠确实令人有些心动。

其次是游戏体验。受地区实际情况限制,国行游戏机无法进入海外游戏商店、无法下载游戏DLC、无法和海外用户联机游玩游戏,这一直是国内主机玩家心中的症结。因为国内主机游戏市场起步较晚,配套的主机游戏厂商十分有限,并且玩家群体基数也不大,换句话说,就是既没有最新最高质量的主机游戏给国行游戏机玩家玩,也没有足够多的玩伴陪国行游戏机玩家一起玩。

不过,这一问题的确是国行游戏机现阶段无解的缺陷,但却并非是致命的弱点。正如“叛变”网友回复中提及的那样,对于海外游戏,国行游戏机可以通过实体盘游玩,如果游戏没有多人联机内容,那么玩家使用国行机器和海外区服机器游玩的体验是没有区别的。至于联机内容在玩家心中究竟占有多少地位,这就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话题了,有玩家享受和其他玩家竞技或者共斗的内容,也有玩家讨厌被其他人打扰自己的游戏体验,不过有一点可以明确——对主机游戏玩家而言,联机内容并不是刚需。因此,国行游戏机无法联动海外区服内容的情况虽然饱受玩家诟病,但实际上也并非所有玩家都会被它劝退。

最后是保修服务。保修服务一直是国行游戏机的主推的卖点,机器两年(手柄一年)内免费维修,能减轻不少用户在购买这种有点小贵的电子产品时的顾虑情绪。而如果用户购买的是海外区服的游戏机,那么就需要自负维修费用,替换模块的本身价格就充满了各种陷阱,而维修的人工费用更是一处深坑,即便是最后花钱能够解决,其过程也难免会让用户感到些许麻烦和不快。

鉴于以上原因,国行游戏机逐渐依靠自身优势,从过去的恶评中脱身而出。越来越多的玩家从一开始的冷眼嘲讽,发展到后面是“黑转路”“路转粉”,不再吝啬对于国行游戏机的正面评价,而随着风评继续回暖,迎来一个庞大玩家市场的国行游戏机未来无疑是大有可为。

破圈新变化,路人“小白”更爱国行游戏机

2014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通知称,调整上海自贸区内相关行政法规和国务院文件规定的行政审批或者准入特别管理措施目录。其中明确规定,允许外资企业从事游戏游艺设备的生产和销售,通过文化主管部门内容审查的游戏游艺设备可面向国内市场销售。至此,游戏机算是摆脱了灰色产业的阴影,光明正大地走进了国内消费电子市场。

一年之后,东方明珠总裁兼董事凌钢在上海举行的家庭游戏开发者大会上表示,中国家庭主机游戏用户超过50万人。而根据同年12月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发布的《2015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数据,当时中国玩家总数为5.3亿。以50万人的下限粗略计算一下,国内主机玩家的占比仅有0.09%,的确小众得不能再小众了。

随后又过了5年,市场调研公司Niko Partners公布了一份调查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游戏玩家总数为6.85亿人,其中主机游戏玩家总数达到了1100万,占比为0.16%。虽然依旧是小众群体,但相比起游戏玩家6.62%的年平均增长率,主机游戏玩家116.57%的年平均增长率已经相当亮眼。

毫无疑问,解禁后的游戏主机展现出了强大的发展潜能。

但事实上,国内市场对于主机游戏的看法并非一边倒的乐观,相反,由于国内严格的游戏审核机制以及缺乏客厅文化的氛围等客观原因,许多市场分析师并不看好国内主机游戏的发展前景。

然而,很快主机游戏市场的变化便告诉这些分析师,他们的想法是多虑的。因为国行游戏机并没有花费精力继续去说服那些心有芥蒂的硬核主机玩家,而是转换思路,利用轻度游戏转向了非游戏玩家的消费者。

2020年,疫情红利使得游戏产业趁势而起,游戏主机进一步破圈,《舞力全开》《有氧拳击》《健身环大冒险》等运动游戏直戳疫情期间人们居家隔离难以外出锻炼的痛点,而《超级马里奥聚会》《胡闹厨房》等合家欢游戏又为被迫长时间共处的家庭成员们提供了消弭隔阂共享欢乐的娱乐方式,在电商直播和游戏直播等媒体的带货下,腾讯代理的国行Switch游戏机便成了许多国内消费者的“人生第一台游戏机”。

在重庆某数码城销售游戏机的小吴对这种变化深有感触,据他回忆,在2020年,来咨询购买国行游戏机的客人中,出现了不少并非游戏玩家的客人。这些客人的关注点和玩家完全不同,他们对于微索任三大游戏主机厂商缺乏认识,也不了解独占游戏和游戏配件相关的概念,近乎“小白”的他们最在意的是以下两点:游戏机的价格,以及游戏机的售后服务。

“单纯从这两点来说,国行机器确实有明显的优势。”小吴表示道。

并且,与习惯了海外区服游戏机的传统主机玩家不同,这些新“入坑”主机游戏的消费者们对于游戏的需求更加宽容,他们购买游戏机往往只是为了游玩那些被主播们带货的、可以在国行机器上游玩的特定几款作品,而那些无法在第一时间过审的3A大作对他们吸引力并不大,至少不会成为“刚需”,因此国内严格的游戏审核机制也不会成为劝退他们的理由。

鉴于上述原因,越来越多的非游戏玩家消费者涌进国行游戏机市场,壮大并改变着主机游戏玩家群体,随着这个进程继续推进,国行游戏机的优势无疑将进一步凸显,而其劣势也将进一步被忽视。

主机市场能否让厂商看到新的可能?

随着智能手机性能提升,手游厂商技术力增强,移动游戏这几年一路高歌猛进,势不可挡地拿下了第一大游戏细分市场的位置,在它的光芒之下,PC游戏和主机游戏都有些黯然失色。

然而,迅速扩张的市场规模带来的除了更多的流水收益外,也带来了更激烈的竞争,不少年轻的创业者纷纷跻身这一赛道,幻想着自己也能靠一部作品复刻鹰角、米哈游等上海新锐游戏企业的成功,而老牌的页游、端游企业也陆续开始将业务重心转移到移动游戏的新阵地上,以免在游戏产业史的沙滩上被后浪拍个稀碎。

新人、老将齐下阵,在给市场带来更多活力的同时也带去更激烈的竞争。

精品化的产业趋势,要求厂商们走出买量游戏的窠臼,转换思维投身高投入高回报的新商业模式,这样的事实直接导致游戏厂商间的“军备竞赛”愈演愈烈,美术、音乐、玩法乃至运营策划都成了厂商们角斗的擂台,同质化的游戏作品变得越来越难以生存,而游戏厂商的容错率也变得越来越低。

根据游戏媒体游戏新知统计,从2013年至今,一共2194家游戏公司宣告死亡,且增速逐年上升,2019年至2020年两年时间里倒闭的游戏公司就占到了七年来倒闭游戏公司的近七成,更是直接凸显出行业竞争的惨烈。

而在这样的背景下,却也显露出一些有趣的现象。当移动游戏市场竞争得如火如荼之时,像是《烟火》、《鬼谷八荒》、《戴森球计划》等买断制游戏作品却悄咪咪地出现在了游戏市场,并取得了口碑和销量的双丰收。

说来也怪,由于国内游戏产业起步晚,缺乏独创性的精品,因此国内玩家素来是有一种自卑情绪,他们迫切地想要国内游戏厂商做出优秀的游戏作品证明中国游戏产业的质量并不输给海外。然而,如果深入接触过玩家群体,你会发现,他们的这种期待很少会放到移动游戏厂商身上,即便《原神》取得了27国/地区登顶的成绩,也依旧是毁誉参半,然而《黑神话:悟空》仅仅只是放出了PV,却能令玩家陷入狂欢。

在仙贝看来,玩家对于买断制游戏的这种期待,源于他们对于移动游戏过于商业化的反感。他认为:“买断制游戏,无论独立游戏还是3A大作,都是明码标价,玩家一次付费就可以体验所有的内容,就算后续再出现额外内容,也依旧是明码标价地放上商店,供人购买。但移动游戏不同,在氪金系统成为标配的当下,玩家往往需要付出比单机游戏多得多的价格,才能体验完一个版本的角色、武器等全部内容,玩家群体也因为氪金程度而被区分为了不同的群体,难以平等地享受游戏的乐趣。”

而除了反感移动游戏的商业模式外,觉得移动游戏“玩法单一”、“剧情拖沓冗长”、“强行拉高养成门槛延长玩家在线时间”等也是部分玩家们常见的抱怨。而这时,摆在被“铜臭味淹没”的移动游戏旁边,价格固定、内容完整、不会占据玩家大量娱乐时间的买断制游戏就显得仿佛“清流”一般,让人将注意力从纷繁复杂的游戏社交、游戏线上下活动、游戏氪金安排中提出来,重新放到玩法、剧情等游戏本体的内容上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买断制游戏在玩家心中“白月光”的地位自是不言而喻。

而以此同时,这些买断制游戏也与主机平台有着别样的共生关系。移动游戏虽然发展狂野,但其目前主要征战的平台仍是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等移动设备,而目前主机平台的主力产品依旧是各种买断制游戏,随着游戏机销量继续走高,市场。

也必然会呼唤更多优质的买断制游戏产品。

目前,国行Switch和国行PS5都有公布了将在未来引入更多国产游戏的消息,这其中首要原因当然出自代理商为了保障游戏机销量的考量。当然,随着国内主机游戏开发商和产品越来越多,像是腾讯这样有意推出自家游戏机产品的大厂想必也会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国内主机游戏生态会以怎样的势态迅速成长,着实令人充满期待。

版权声明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投融界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国行 主机 游戏
专栏介绍
锌刻度
166篇文章
+ 关注
简介:专注科技财经、互联网新经济原创深度报道
专栏推荐
换一批
华兴资本
+关注
懂懂笔记
+关注
投中网
+关注
热文榜
资本持续加注,一季度融资486.5亿元,电商行业都有哪些财富密码?
2021年5月创投市场融资数据报告:创投强强联手,融资总额超596.45亿元
教育市场还有机会吗?上亿元中央预算将花落谁家?
400-858-9000
免费服务热线
09:00--20:00
服务时间
0571-56132500
投诉电话
投融界App下载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19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thebloggerhaven.com) 版权所有 | ICP经营许可证:浙B2-20190547 | |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0759号
地址:杭州市西湖区紫荆花路48号南都研发中心大楼B座7楼
 安全联盟